病毒性脑膜脑炎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醫課第四一例病毒性腦炎合併自身免疫性腦炎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看白癜风效果好医院年6月26日我是在3月22日週六接到表弟從大同打來的電話,一個大男人張嘴就哭,說孩子病了。仔細一問,是他12周歲的女兒昨晚出現了嚴重的精神失常症狀,幻聽幻視,驚叫打罵等等。他們已經在當地精神病院診治,但沒有確診。他們還托熟人聯繫了北京回龍觀精神病醫院。聽了表弟的哭訴,我也只能是寬慰,建議他盡快來北京。我不親自檢查診斷,很難給具體意見。表弟說在當地再看看,準備好了就到北京。放下電話,我心情就沉重起來。表弟年旅遊結婚路過北京就住在我家,次年有了女兒,這孩子是我們看著長大的,丹鳳眼細高挑,學習不拔尖也不落後,很懂事很會體貼照顧別人。不是那種極其敏感容易出神的孩子,目前病情和邪魔附體似的,莫非與清明將至有關?週六周日全天門診,厚朴三期有課。忙碌完了晚上我打電話詢問病情,表弟比較詳細介紹了情況,我初步判斷是痰火擾心,鑒於他們還不能到北京,我建議購買10克膽南星,每次五克研末沖服。週一服藥,週二表弟來電話說,孩子把喝的藥全吐了。病情時好時壞,特別奇怪的是出現了左半身活動障礙。3月26日週三下午我按原定計劃飛赴青島講學,落地以後接到表弟來電話,說是孩子病情反反復復,他們決定明天來北京,而且已經聯繫好了相關醫院。此病發病蹊蹺,以精神症狀開頭,轉成驚風抽搐,神志昏迷。孩子出院以後徐文波和我讓患者父母儘量回憶起病經過,盡可能詳細記錄下來,供大家研究參考,以利於提高認識,早期預防和治療。在後來我接手孩子治療的時候,這些情況只是粗淺知道。其實孩子很早就有症狀:3月14日星期五開始輕度感冒,咽喉痛、流鼻涕,偶有頭痛,吃飯不香也不多,近幾天有些疲憊,早睡。後開始服用阿莫西林,氨咖黃敏感冒膠囊(一天兩次服用,連服三天)。3月18日星期二下午下學後孩子自述身體左側不舒服,說左胳膊有下沉感、軟,吃飯不多沒精神。3月19日星期三晚上孩子說想吐,但只乾嘔,吐唾沫。自述身上像有蟲子在竄,想從嘴裡吐出來,吐半小時後靜躺了一會兒,自己說沒事了身上很輕鬆,說自己把心裡話已經說出來就沒事了(言語、舉動有輕微異常)。3月20日星期四上午11點班主任打來電話說孩子自己說左胳膊不舒服,想回家。接回之後,下午一切正常。晚上睡前孩子開始說些之前發生過的事情,反復的說。半夜說夢話,睡得不好。(說話內容:說某同學不給她借鋼筆卻借給了另一位同學。數學老師總罵人,希望老師能理解她們不罵人。說班主任是個好老師,對學生們很好,講課也好,同學們都喜歡班主任。想要搖控汽車爸媽沒給買很傷心。說最愛爸爸、媽媽、弟弟。。。希望全家人都健康。)3月21日星期五早晨去洗澡時就說身體不適,洗澡過程中不停走動,重複開關水龍頭。扔東西,說無關的話,說話語氣僵硬,後來就打人(打了不認識人一個耳光),咬人(抓住媽媽的手腕重複咬一個地方)。之後去了大同市六醫院(精神病醫院),大夫測體溫說不發熱,排除腦炎,說是有幻聽,幻覺,有早期精神分裂症的症狀,但孩子年齡太小不敢確診。一天中時而躁動時而清醒,不發作時顯疲憊。(躁動時不停做某件事或說些話,如:不停開關門,開關門時重複說某句話很多遍,在家中走來走去,把某件物品重複的拿起放下。)3月22日星期六早上帶孩子去陳莊見大仙,大仙說孩子跟上鬼了,給了個福(符?)戴上,說是星期四就好了,他會給驅逐,讓回家等著。之後帶孩子去放風箏,孩子高興,但是看上去很疲憊,近幾天沒有休息好。自述左耳總聽到有很多人說話,或是歌聲,說自己左半身體有缺陷,如:自己耳朵缺一塊,或是左胳膊被削下去一片肉等。3月23日星期日孩子精神不佳,開始躁動,並伴有胡言亂語,不停反復說胡話。說自己是別的世界的人,人們之間要互相關心理解,又說自己住養老院,兒女不來看望。說弟弟總打她、抓她臉,把臉抓破了。指著路人,讓停車,說一定要下車對那個人說聲對不起。3月24日星期一全天不間斷的說胡話,躁動,安靜下來時和正常一樣。夜晚睡覺有輕微抽動,半夜起來說胡話,不停亂動,把自己小拇指甲蓋摳起,不覺疼痛。總說小拇指上有什麼東西想弄下來。3月25日星期二白天、晚上都有不斷的躁動、小抽動、胡言亂語。抽動時手、腳、腿有些僵挺,偶爾吐唾沫,很少。(躁動時會突然伸手去打人。胡言亂語的內容:說要去見習近平主席談話,說自己幫過習近平。偶爾會指著沒有人的地方說,你看那後面是誰,誰在那裡站著。一陣說愛爸爸媽媽,一陣又說恨爸爸媽媽,說下輩子還做爸爸媽媽的女兒。)3月26日星期三早上9點左右去大同礦務局看大仙(姜爺),孩子和身邊的每人請了個福(符)帶在身上,一上午孩子精神還不錯,沒有躁動,中午回來後還去小店吃了一碗清真牛肉拉麵。下午在家和哥哥聊天玩,休息了一會兒,晚上躁動,有輕微的抽搐,無法正常睡覺。3月27日星期四淩晨5點從大同開車,上午10點到北京,先去聯繫好的回龍觀精神病醫院,找了位主任看病。大夫和孩子交談,做了檢查,告知孩子不是精神病,應該去看神經內科。表弟於是帶著孩子去了有熟人關係的醫院,上午孩子偶爾輕微躁動,中午吃飯不多,精神不錯,意識清晰,自己能正常跑跳,只是有些疲憊。午後13點多次發作大的抽動,眼睛上翻,發紅,不停亂動,伴有譫語。緊急進入北京醫院急診,打入安定。孩子昏迷,抽血無痛感。半小時後問答有反應但不睜眼。當天以病毒性腦炎收住院,期間可自己吞咽食物,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模糊。20:23開始大的發作,四肢緊繃,牙齒緊咬,眼睛斜視,持續5分鐘後打入安定。21:08手腿不停揮舞踢踏,不間斷動,持續半小時。22:18大發作,時間短。脖子,全身僵挺,持續2分鐘過後自行睡著,做夢笑。00:20開始每間隔1分左右,身體向上挺一次,角弓反張,持續發作11次,後自行睡著。01:20—01:40每隔半分鐘手、腳緊繃,後鬆開睡著。03:20—04:00嘴、手、腳抽搐,每間隔1分鐘發作一次。3月28日星期五醫院兒科按病毒性腦炎治療,輸液(甘露醇、抗病毒、消炎、丙種球蛋白),並下病危通知。患兒不定時抽動。吃飯不多,無精神。可自己排尿、便。(發作抽動時小便失禁)下午18點左右出現大的抽動,眼睛上翻,身體上挺,角弓反張,手腳僵挺,靜脈推入安定。我妹徐文波大夫探視孩子後,與家屬商量做決定轉院,經過聯繫轉入兒童醫院ICU搶救。深夜,我從青島飛回北京,飛機落地後馬上電話聯繫徐文波,詢問了孩子的病情,談到中醫診斷和運用中醫中藥救人的可能性。文波說孩子驚厥抽搐,神昏譫語,但不發燒,不敢使用安宮牛黃丸,也有大夫建議用蘇合香丸,目前拿不定主意,送到ICU是最好的辦法。3月29日星期六上午出門診,在下午給厚朴二期上課的時候,我講到了孩子的情況,我說準備晚上去探視孩子,去的時候帶兩種藥:寒症用抵擋東加全蠍,熱證用安宮牛黃丸。可惜ICU管理嚴格,連直系親屬也不讓探視,更別說進去檢查診斷喂服中藥了。3月30日周日上午厚朴二期最後一節課,我談到了探視未遂的事。跟同學說只能冒險讓孩子出院,接受中醫治療。下午舉辦了厚朴二期畢業典禮,我和徐文波見面,交換了意見,首先建議ICU同意邀請中醫會診,不行的話再考慮轉院的可能。晚上畢業酒會我也沒敢多喝,因為明天要去醫院。孩子病危住進ICU以後家人憂心如焚,我媽媽急得夜不能寐,牙齦腫痛,發短信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